给您提供最新的金融资讯及数据分析,对你的资产进行最合理的风险控制,为你保驾护航!

当前位置: 首页>>投资者学院>>股民故事>>董事长屈尊当证代,鲜言履历成谜。

董事长屈尊当证代,鲜言履历成谜。

股民故事 管理员A 142℃ 0评论

如果要选拔中国证券界在2016年的网红,鲜言肯定是最热门的候选者之一。身上挂着匹凸匹(12.130,-0.01,-0.08%)原董事长、慧球科技新任证代、“失联”的诉讼案被告等一系列标签的鲜言,在与监管层对抗的同时,还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而对于普通股民来说,则更是有一连串的问题在等待答案。

在2016年的A股市场上,鲜言是绝不可忽略的主角,多半年的时间内,贵为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的鲜言先是闪转腾挪退出匹凸匹;随后降尊纡贵出任慧球科技“证代”,成为这家千疮百孔的上市公司高管,但上任后却无视监管大玩失联;近日又成被告,被老东家匹凸匹告上法庭索赔1.98亿元。追究起来,鲜言正以一人之力,搅动两家上市公司,给本就吊诡的市场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被告

前东家告上法庭索赔1.98亿元

9月13日,匹凸匹发布了两则公告,大意是,今年7月11日,公司将前任董事长与旗下的一家参股公司告上了法庭,之所以拖了两个多月才披露诉讼事件,是为了避免被告“隐匿或转移财产”。其中被告之一,是公司前董事长鲜言;之二,是匹凸匹赖以谋生的重要经济支柱——荆门汉通置业有限公司。

这一次,鲜言的角色是被告,而且是被认为有“隐匿或转移财产”嫌疑的被告。匹凸匹的公告称,公司于7月11日向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将荆门汉通、鲜言以“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为由告上法庭,两起诉讼索赔额分别为1.44亿元和0.54亿元,合计1.98亿元。诉讼的原因是,荆门汉通旗下的两家子公司荆门汉达和湖北汉佳置业被擅自进行增资,而此番增资“没有与上市公司匹凸匹商议,也未经过匹凸匹董事会、股东大会决策程序”。

上述增资,导致匹凸匹大权旁落,将荆门汉达、湖北汉佳的控制权拱手让与柯塞威。同时,增资带来的直接后果,还包括匹凸匹核心资产被转移。根据公告,荆门汉通拥有荆国用(2012)第20120682号等4块国有土地的使用权,这是荆门汉通的主要资产,也是匹凸匹目前营收的唯一来源。此次资本运作的直接后果,就是营收来源的“被转移”。

被增资的消息让匹凸匹董事会坐卧不安,当天,匹凸匹董事会即形成决议,要求管理层责令荆门汉通撤销荆门汉达及湖北汉佳的增资事项。随后在7月1日,匹凸匹向法院提起诉讼。至于迟至两个月之后才披露上述诉讼,匹凸匹表示,是为避免鲜言以及荆门汉通“隐匿或转移财产”,在立案之后,匹凸匹同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诉讼财产保全,不过截至公告披露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尚未完成对相关财产的保全。

董事长

亲手导演匹凸匹“三无式”转型

无论是鲜言曾实际掌控的匹凸匹,还是柯塞威、荆门汉通,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过去,这一场资产腾挪大戏均与鲜言有着直接的关系。公开资料显示,柯塞威大数据和柯塞威网络均于2016年3月26日注册成立,成立日期仅仅早于荆门汉达、湖北汉佳两天,注册资本均为1000万元。两家公司同为深圳柯塞威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而注册于2015年5月的深圳柯塞威金融,鲜言持有99%的股份,北京柯塞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

即使匹凸匹旗下的荆门汉通,也在去年12月与鲜言的柯塞威有了股权联系。匹凸匹发布于12月16日的公告,深圳柯塞威金融对荆门汉通以现金方式增资1亿元,“以缓解荆门汉通来自政府、业主、债权人等的各方压力”。在柯塞威增资前,荆门汉通注册资本为1.5亿元,其中匹凸匹持股70%,另外一家股东成都万泰置业持股30%;柯塞威增资之后,匹凸匹持股降至42%,柯塞威持股40%,成都万泰降至18%。自控股70%一举滑落至参股42%,当中的变化,匹凸匹对外表示,“虽未及50%持股比例,但对荆门汉通仍不会失去控制权”。

鲜言,究竟何许人也?公开资料显示,在2012年至2015年11月期间,鲜言的面孔是匹凸匹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原为多伦股份的地产商2015年4月高调更名为匹凸匹,正是鲜言在任期间。彼时多伦股份“要做中国首家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并为此更名的豪言成功引爆股价,多伦股份应声收出9个涨停,而“无可行性论证、无正式业务、无相应人员”的三无式转型也引来监管注目,上交所因此多番问询。

不过2015年全年直至2016年中报,匹凸匹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营收一直为0,上市公司整体则在2015年亏损过亿,今年前半年续亏3876万。匹凸匹在财报中不断解释,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因处于前期研发阶段,包括股权众筹、征信数据体系、普惠金融、P2P网贷、卡卡P2P等业务尚未正式实施,未产生实际收入。

2015年末,在柯塞威入驻荆门汉通后不久,五牛基金二次举牌匹凸匹,取代鲜言成为实际控制人。今年1月5日,匹凸匹公告,鲜言“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在董事会担任的一切职务,同时辞去董事会秘书一职,今年3月、4月,鲜言将所持匹凸匹股权全部转让。这期间,鲜言多次因公司股价异常、不规范操作、交易异常等等,密集收到当地证监局及其交易所的调查问询,今年3月证监会判定匹凸匹涉嫌信披违规,对时任董事长的鲜言处以30万元罚款,并给予警告。

律师

曾参与追回圆明园国宝诉讼

长袖善舞的资本玩家,低调、神秘,目前为止,这是公众贴在鲜言身上的几张标签。据了解,在多伦股份的历年股东大会上,投资者均难觅鲜言的身影,在任多伦股份掌门期间,鲜言的履历表达也极为有限:出生于1975年1月,大专学历。2003年7月至2010年6月任上海宾利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2011年7月至今任精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前一家企业目前已经吊销,后者是一家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公司。业内一度质疑,作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鲜言有义务将自己的履历进行真实完整披露,这不仅关系到鲜言是否有资格担任多伦股份的一家之主,更关系到股民对上市公司关联交易性质的判断。

对于多伦股份提供的这份履历,与公开资料进行简单比对就会发现疑点重重。根据多伦股份的披露,鲜言2003年7月起在上海宾利公司担任董事一职。但对比该公司的工商资料不难发现,当时的上海宾利公司还未成立。这让人不免生疑。

鲜言的第二段履历也同样让人费解。精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鲜言2011年7月起在该公司担任董事一职。然而,2012年7月25日《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FINE NINE ASSETS MANAGEMENT LIMITED(精九)于2011年11月15日成立”。

业内人士经多方挖掘、求证获悉,在入主多伦股份前,鲜言是北京天依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

有法律界人士回忆:“印象中,至少在2010年,鲜言还在从事律师职业。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这家上市公司,便是多伦股份。“上市公司是一个好平台,况且还是担任董事长,比较下来,谁愿意干律师这一行。”上述人士补充道。

鲜言从事律师的这段经历,也可以从其他新闻事件中找到佐证:2009年1月,为了阻止圆明园的鼠首和兔首被法国佳士得公司拍卖,北京律师刘洋发起组成的一个67人的“追索圆明园流失文物律师团”中,鲜言名列其中。鲜言从律师变身多伦股份(即更名后的匹凸匹)的董事长,是很多人未曾预料的。

资本玩家

进出匹凸匹净赚5.5亿元

在结束了律师生涯之后,鲜言便开始了资本运作之路。辞去董事长之职,转让了所持有的全部股权,表面上看,鲜言已然完全淡出匹凸匹。但事实并非如此,通过柯塞威,鲜言仍掌控着匹凸匹最为重要的资产——荆门汉通。而上市公司的另一块重要资产匹凸匹金融,在转了一个圈之后,也再次回到了鲜言的囊中。

8月19日,匹凸匹发布公告,计划以1亿元的价格,向鲜言控制的匹凸匹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转让匹凸匹金融信息服务(深圳)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标的匹凸匹金融深圳公司,正是此前匹凸匹要做“首家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闹剧的主要载体,一并被出售的,还有匹凸匹引以为傲的号称价值10亿的域名:www.P2P.cn。自成立以来,这家金融公司始终未推出P2P业务,如今被鲜言出资1亿元买下,业内对此的解读,鲜言出资亿元买了一家没有实际业务并且亏损的空壳公司,意在拿回P2P.cn域名,而此域名是鲜言任匹凸匹董事长时花500万元所购买。

简而言之,鲜言虽已不是匹凸匹的实际控制人,却通过增资和收购,掌握了匹凸匹核心的地产项目和蓄力待发的互联网金融业务。

这也并非玩家鲜言的全部手笔。回溯鲜言掌控匹凸匹的前后几年,尽管匹凸匹一直乱象频出,但鲜言的口袋却最终变得充盈。

2012年5月,鲜言从李勇鸿手中收购匹凸匹前身多伦股份4000万股,作价3.4亿元,收购成本为8.5元/股,成为持股11.75%的第一大股东。持有两年之后,2014年4月到5月,鲜言两次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原多伦股份2000万股,减持均价约为6.53元,套现超过1.3亿元。两次减持,鲜言未能从中获利,反而出现了亏损。至2015年6月26日,鲜言通过两个信托计划,增持匹凸匹1010万股。根据披露,鲜言用于增持的两个信托计划均使用了杠杆,杠杆比例为1:2。按增持期间匹凸匹股价计算,鲜言增持使用的自有资金约为4500万元。此次增持,鲜言持股数量增至3010万股,持股比例约为8.84%。

2015年12月28日,鲜言与上海五牛基金签订股权转让合同,将其持有匹凸匹公司股份以协议转让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全部转让给五牛基金,总价为8亿元。据此测算,加上2014年减持,鲜言共计套现9.3亿元。而按上述数据,鲜言持有匹凸匹股权共计耗资约3.8亿元,进出之间,净赚5.5亿元。

“证代”

下嫁慧球科技,到底在玩啥?

8月以来,鲜言有了新身份,新的身份是慧球科技的证券事务代表。证券事务代表为上市公司必须岗位,隶属于董事会秘书领导的证券事务部,职责范围多同董事会秘书。较之匹凸匹,慧球科技更加劣迹斑斑且千疮百孔。2007年,慧球科技的前身北生药业因连年亏损沦为ST,2008年北生药业原实际控制人何玉良病逝,之后公司历经数轮重组,均因各种原因告吹。今年元旦之后A股暴跌,作为第六次引入的操盘者顾国平资管计划爆仓,也由此成为A股大股东爆仓第一人,慧球科技酝酿半年之久的重组再次夭折。7月18日,顾国平辞去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因持有慧球科技的比例仅有1.8%,实际控制人之位也岌岌可危。

8月9日,本就在漩涡中心的慧球科技宣布,聘鲜言为公司证券事务代表。从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屈尊“下嫁”到另一家上市公司担任证券事务代表,巨大的落差旋即引发市场强烈质疑。同时引发关注的是,在屈尊下嫁之时,鲜言并未获得董事会秘书资格证书,慧球科技为此解释,鲜言已承诺将会参加上交所举办的董秘任职资格培训。按照此前的公开信息,慧球科技和匹凸匹之间,顾国平与鲜言之间并无明显的联系。慧球科技为何会突然聘用鲜言担任证券事务代表?多位接近慧球科技的知情人士透露,在资管计划爆仓之后,顾国平无奈卖壳,接盘者正是鲜言,“目前慧球科技正悄然进行人事换血,待调整妥当、时机成熟之后将正式迎接新主人”。

谜底

法院12月公开审理能否破解鲜言疑团

背后暗流汹涌,公开信息中却一片平静。8月至今,上证所数次问询,就慧球科技实际控制人状态存疑、董秘无资质等问题提出监管要求。按照上证所的通报,市场已出现传闻,称鲜言可能已实际控制公司。上交所据此要求慧球科技说明鲜言“是否直、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权,是否直、间接控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席位,是否控制上市公司的日常管理和信息披露事务”,8月25日,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以信息披露违规正式对慧球科技下发了《立案调查监管函》。9月13日,慧球科技停牌被ST,随后连续跌停。但慧球科技最终选择了死磕,直至昨日,仍未按要求予以核实并披露相关情况。

更为诡异的是,包括慧球科技董事长董文亮在内的高管悉数“失联”。上证所公司监管一部称,已无法通过有效途径就公司信息披露事务与慧球科技进行联系,公司现任董事长董文亮无法有效联系。与此同时,上证所在通报中再度强调,8月5日,慧球科技聘任陆俊安和鲜言为公司的董事会秘书和证券事务代表,但陆俊安和鲜言尚未取得相应的任职资格证书,尚不能履行相应职责。

与作为证代的鲜言一样,作为被告的鲜言也在失联状态。匹凸匹前述两则送达诉状的公告显示,相关传票和诉讼状因鲜言等被告方的原因“以其他方式无法送达”。法院表示,从送达诉状公告发出之日起,经过六十日即视为送达,法院将于今年12月1日对这两起诉讼进行公开审理。

鲜言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后,仅有两张“证件照”可寻,且频频失联,行踪为何如此隐秘?监管多次斥责之下仍在两家上市公司之间自由腾挪,背后是否另有资本大鳄?从匹凸匹到慧球科技,资本之手翻云覆雨,而上市公司的未来风雨飘摇,无论是监管还是普通股民,一连串的问题在等待答案。

 

阅读了上面的内容后大家还看了

转载请注明:财富时代 » 董事长屈尊当证代,鲜言履历成谜。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